Julien🐾

【平行】大杂烩的故事(1)

窗外寒风呼啸着,卷起雪花飞扬。马车停在公寓门前,身着黑色斗篷的人从上面走下来,穿过长廊。
“我好累,Constance。不要害怕,没事的,不会有事的,我就睡一会。就一小会儿……”
那人听到屋子尽头一个虚弱的声音说,他加快了脚步。
月光难以映亮这小小的屋子,蜡烛已经快燃尽了。Constance急得快哭了,却无能为力。当她看到来者时,她好像突然抓到了发泄情绪的稻草。想要骂他,斥责他,话到嘴边却又颤抖了,如同哭诉一般。
来者一言不发。
“Salieri……”
Mozart从床上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向沉默的人靠近,仅是两步就像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Salieri的手指颤抖着,他向前迎去。
指尖相触,甚至都来不及道别。死神已经将这年轻的音乐家拥入怀中,献上她的玫瑰和吻。那将是一场美好的梦。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Der Tod你输了你又输了!”
“Mort你够了你肯定作弊了!”
“Der Tod你可得愿赌服输!”
“不要以为你是我妹妹我就不敢亲你!”
“你亲啊,你亲啊——反正你亲不死我。”
“…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说吧,什么惩罚。”
“你还记得那个音乐家吗,就是我跟你说过好多次他超级帅的那个,被我亲死我那个。”
“记得。”
“你把他复活了吧。换个时代什么的。或者…让他当我的黑天使嘛。”
“才不给你黑天使!…复活吧,不过最起码得复活在见过他本人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之后。不然真的要出事情了。”
“mua!我的好哥哥!那……还玩不玩了?”
“不玩,我们不玩。你等我研究明白怎么下这个飞行棋了再说!还有你是不是该工作了,不出意外的话,那两帮人又打起来了。”
“……好吧,我去补个妆。”

*

“信不信我一口白兰地喷死你!” Grantaire灌了一口酒,对着那个小混混说。Jack Dawson拖着他的领子把他拖到船舱里。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整天这个样子,醒醒啊,你那个什么革命早结束了,那些人名我一个都没有听说过。”
“不是!他偷我东西!”
Dawson挑了下眉毛,突然对此感到十分好奇。“什么东西?”
“我的白颜料。”
“他偷你白颜料干什么?”
“刷牙。”
“喝多了吧你!得了得了,回去漱漱口,睡一觉,醒来就好了。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认了你当朋友的。”

*

Marius在去图书馆的路上,鬼使神差的绕了一下路,去重新装修后的咖啡馆看一眼,缅怀一下ABC朋友们。
他看见街角有一团脏兮兮的红布…或者说,那是一面红旗。忽然,它竟然自己动了动。Marius感到非常奇怪,于是他走过去,蹲下来展开那布料。
里面是一只猫,一只布偶猫。可是现在它也脏兮兮,还受了伤。腹部的毛染了血,凝结在一起。碧蓝色的眼睛水灵灵的,就那么看着Marius。
Marius愣了一瞬间,决定把它抱回家救治。如果Cosette不介意的话,就收养它吧。他这么想着,抬头又看了看那咖啡馆,把那猫小心翼翼地搂在怀里带走。
在Cosette的帮助下,Marius小心地修剪了一下它腿部伤口周围的毛,然后消毒,包扎起来,再把它擦干净。
这是一只多么华丽的猫啊,一定是被哪个贵族遗弃了,丢在路边的。背部的金色垂到蓬松的尾巴上,在身上渐变成雪白,像是从神话故事中跑出来的。如果没有受伤,那肯定还要再威风几分。
于是他们留下了这只猫。

*

小夏洛特收养了一只猫。那是她那年秋天在桥洞底下发现的。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猫,由于营养不良而性命垂危,脏兮兮的。小姑娘把丝巾解下来,护着它,把它捧在手心里带回到丹东家的暖炉边上。
她用丝巾一点一点的把小猫身上的泥水擦干净,还挑出来几只虱子。前前后后折腾了半天,最后她甚至敢说,最后那只小猫要比路易十六的脑袋还干净。
——好吧这句话她不敢说。
她甚至都不知道喂它什么好,它实在是太虚弱了。她去采了一片嫩一些的叶子,洗干净,盛上一点点用水稀释过的牛奶味给它。
丹东对此一无所知,因为小夏洛特把小猫藏在她的房间里,还用小木箱子给小猫造了一个窝,藏在床底下。
等到丹东发现,已经是几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他发表完他的演讲回到家的时候,小夏洛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笑嘻嘻的挡住他的视线,藏着些什么东西。
小夏洛特还没有给她的猫起名字,她还没想好。往往都是想到一个名字,过不了多久就又冒出一个更有趣的。于是她就真的只叫它猫了,
“丹东先生,这是我收养的猫!”
小夏洛特把她的小橘猫捧在怀里,三步并作两步,从楼下跑上来,凑到丹东的写字台前,眨巴着她明澈的眼睛,看着她的丹东先生。
丹东抬起头来,挑了挑眉毛,大眼瞪小眼。随后丹东注意到夏洛特怀里的橘猫。猫懒洋洋的,好像还没睡醒,就那么窝着,相比较前两天毛色要光泽多了。
“多么可爱的小家伙,要好好照顾它哦。”
小夏洛特其实觉得,今天她的丹东先生语调怪怪的。不过她可没有放在心上。

#放弃统一名字语言…x
#哦那个R和Dawson的黑恶势力x
#(((o(*゚▽゚*)o)))

【Dawson&Grantaire】素描和梦 .02

“画小腿曲线的时候,笔可以钝一些,这样线条会更柔和。”
“这里需要再深一点,否则质感不够突出。”
“你这里是怎么表现的,可不可以细说一下…教教我?”

整整一个下午,Fabrizio听到的几乎都是这种令人难以理解的“交流”,他啊几乎快要被逼疯了。迫于无奈,Fabrizio转而和别的人谈天说地,放弃了从Jack口袋里讨回那支烟的想法。
Grantaire感到十分开心。在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能够遇到这么一个能够悉心听自己意见,而且本身绘画技术不赖的家伙。更重要的是,他的阅历倒是出奇的丰富。虽然不像自己一样有条件看书,但是他的足迹已经几乎遍及欧洲了。这的确是个很有趣的人。
Jack也十分开心,这么多年以来他很久都没有遇到有人乐意指导指导他了。大多数情况都是,他为那些姑娘画画素描,然后姑娘们就会给他几块钱,好好的夸赞他一番。至于他到底画得如何,很少有人能够发现细节上的不足。以至于Jack觉得这一个下午,自己学到了三年都学不来的技巧,他恨不得马上给Grantaire一个大大的拥抱。
Jack可以说是相当的羡慕Grantaire,因为他有条件去学习知识,更因为他一直都在法国——哦法国,你知道的,法国的姑娘们都是相当热情的……想到这里,Jack又突然不羡慕Grantaire了。Grantaire这种“不拘小节”让他看起来比实际老了将近10岁,身上还有一股酒气,走到街上姑娘恐怕都要绕开他。
跟Fabrizio讲起时,Jack在他的大脑里搜索了半天,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的新朋友。结果Fabrizio比他想得更快,也有可能是早就如此认为了。
--Ugly.
--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小声点,这可千万别哈哈哈哈让他听到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的,Grantaire没听到他们在讲什么,他只听到了Jack的笑声눈_눈。

晚上,Jack想要去晒星星——事实上大概是要看他下午看到的那个姑娘。在这一点上,Fabrizio和Grantaire都认为,那个姑娘非常的高贵好看,而且Jack多半追不到。
不过光是这么耗着也太无聊了,于是他们就怂恿Jack去追那个姑娘。
Grantaire向Jack借了纸和炭笔,跑到甲板上乘凉,顺便拿甲板上的东西当作静物练练笔。这个时候,他已经很清楚,自己多半失忆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嘛,反正…按照自己的样子,想必失忆之前也不是什么干大事的人,并没有世界需要一个Grantaire来拯救。至于有什么牵挂…不存在的,哪个姑娘会喜欢他啊?
有脚步声。Grantaire抬起头,看见他们下午谈论的那个姑娘急匆匆的跑过去。
Jack的机会来了(=´âˆ€ï½€)人(´âˆ€ï½€=)
不过Grantaire还不至于无聊到围观这种事情。他的注意力更多的被站在二层甲板上的那个人吸引了过去。那人穿着白色的衬衫,暗红色的马甲,黑色的领带随意挂着,可那神情却一点也不随意。那人凝视着远方,仿佛可以看穿迷雾,一眼望到彼岸。
Grantaire忽然觉得,自己遇到过他——他好像就是昨夜梦中的那个人。而那时,自己也是这样仰望着他…就这么看着,看着,直到夜幕降临,或者直到破晓。
Enjolras?
Grantaire开始画了,他甚至都没有打稿子。Jack那边出了事情他都毫不知情。当Jack来找他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再抬头,却再也看不到那个人了。

当Jack打开他的画夹的时候,他看到了Grantaire的画。他画得是真的好,甚至传神。画中人多半在船上。Jack觉得,Grantaire一定对这人一见钟情了。虽然这不好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Grantaire心中,他肯定不一般。否则,怎么会如此呢?
Jack不打算多问,这个新朋友身上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不过既然他遇到了这么一个人,那不如就帮他一把,把他折腾得不那么的…ugly。

还是那是喝多了睡着的大R。
就,就很想戳他的小肚子。
后果是严重的xxx

【Dawson&Grantaire】素描和梦 .01

#这是平铺直述的黑恶势力x
#OOC预警
#其实主要可能还是ER


Grantarie醒来的时候,发现他在一艘船的甲板上。Grantarie之所以断定这是一艘船,而不是哪个铺了木地板的大广场,是因为那些跟姑娘的手腕差不多粗的缆绳,远方依稀可辨的码头和灰蓝色的大海。
Grantarie觉得,即使是Enjolras也不可能见过这么大的船。突然他又恍惚起来,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对于怎么登的船,船的名字,最终目的地是哪里一概不知,连随身的行李都没有。
Enjolras?Grantarie小声嘀咕了一下,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更多的片段——甚至他到底是谁。
多半是喝酒喝糊涂了。Grantarie这样想着,揉了揉自己的卷发,从口袋里摸索出一张莫名其妙的船票。

白星航运公司
泰坦尼克号
Grantarie
三等舱
1912.4

嗯…“多半”这个形容词不是非常准确,应该是“我肯定喝酒喝糊涂了”。Grantaire这样想着,他很有可能是喝醉后上的船,在甲板上倒头就睡,还做了一场仿佛很长很长的梦,一醒过来全忘了,现在才恢复点意识。至于别的,只要脑子没坏的,只要酒完全醒了之后就全记起来了。
刚想要往船舱走,Grantaire就听到身后传来大声的叫喊。
-We are the King of the world!
转身看去,两个穷小子扒在船头,在冲着大海高呼,表达登上这艘大船的欢喜。虽然这样的行为有些幼稚可笑,但是Grandtarie觉得他们这样毫不做作可爱极了。

根据船票的细节在船舱的房间里安顿下来之后,Grantaire理所应当的晃悠到甲板上,感受感受阳光,顺便和那些同舱的人扯扯皮,令人懊恼的是三等舱很少有读过书的人,不过好在人们来自于各地,于是他们聊起了他们的故乡。
Grantaire其实对于这样的话题没什么兴趣,直到一个英语讲得阴阳怪气的家伙大声宣扬他是从巴黎来的才打起精神。Grantaire听着他讲巴黎的种种好处,什么姑娘啦,白兰地啦,不由得微微皱眉。等到他话锋一转,宣扬起历史上轰轰烈烈的革命时,Grantaire的眉头绞了起来,以至于他伸手揉了揉眉心以缓和。
他更本不在那个人到底在讲些什么,他只是觉得他忘记的——或者做梦梦到的就是这一部分东西,和一个人。

-那一年啊,那群愚蠢的学生们就想要效仿十年前的革命人…
-那不愚蠢!

好像一下全醒了一样,Grantaire突然大声的打断他。却又一下子语塞,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冲动的原因。
…那不愚蠢,我是说,他们很勇敢。
然后Grantaire就匆匆离开了,否则太尴尬了。
一些模糊的片段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试图把它们拼凑起来,却只是徒劳。他记得他有着一群朋友们,一起欢笑,一起探讨着什么。而其中一个人,是那么的与众不同…现在Grantaire又开始怀疑自己喝醉酒之后是不是撞在了柱子上撞坏了脑子。

甲板的另一侧,人要少很多,可能大多都围过去聊天了。之前在船头大喊大叫的那位大兄弟正坐在长椅上,图画着什么。这引起了Grandtaire的注意,他凑过去,看着他一笔一画勾勒出刚才那个“巴黎人”唾沫横飞的模样。Grantaire有些惊讶,他的技艺快要比上巴黎成里自诩大师的画家了。
-这里可以画得略淡一些,先生。
那作画的人抬头看了看Grantaire,用手指小心的粘去画面上一些碳粉,效果果然要好上一些。
那人扬起笑容看着他。

-Jack, Jack Dawson.
-Grantaire.


#喝酒伤身,脑洞害人x
#大悲还不是很熟所以R应该会崩得厉害

【Tod&Julien】终曲.07 + 后记


#07

我爱上了死亡吗?
汹涌的波涛藏在在平静的表象之下。当忙碌的时候,或许能够将那困惑和躁动抛之脑后;而静下来…夜深人静,或置身于人潮之中时,那一份感觉挥之不去。
野兽欲将撕裂躯壳,将一切都毁灭。我得到了人们的尊敬,得到了德·æ‹‰ç©†å°”小姐的爱情,得到了地位、财富…可是我不满足,不满足于现状,不满足于这么多年以来我所追求的一切。一如我渴望,却不知道渴望的是什么——又或许是不愿意知道。
我迷茫了。
可谁又知道呢?
当得知到那封信之后,不管不顾连夜出城奔向维利叶想要让那个卑鄙的女子付出代价。当于傍晚踏入那座故事开始时的教堂的时候,却为时已晚。
Der Tod.
我应该知道的,在我短暂的生命中,他如影随形。
露易丝已经在她怀里安睡了。他就这样,将她从我的生命之中剥离。那一刻,她是那么的安详宁静,如同圣母玛利亚的雕像,冰冷,却柔软。血液满开,如同盛开的曼珠沙华。如果是一个恶毒的人,她的丑陋是源自心底的,她致死都不会这么美丽的。长久以来,我都错看了她。
一切都明朗了起来:她为了保护我而推荐我成为德·æ‹‰ç©†å°”的秘书,自己却备受煎熬;她为了赎罪而虔诚的祈祷,却为人所误解。
她,她,她——
却再也没有她了。
何止没有她,那一刻起,我一无所有了。德·æ‹‰ç©†å°”侯爵决不允许我毁了他的女儿,玛蒂尔德的心高气傲怕是不会挽留我,而这里,露易丝,那个紧紧攥着我心脏的女人,也离开了。
可是,心却感觉不到痛楚。
教堂门口传来轻声的咳嗽,转头看去,原本高高在上的西朗神父垂垂老矣。他短叹了一声,缓步离开了,留我孤身一人于死亡为伴。
我是谁…
主啊,这一世,我只求您启示我这一个问题。跪在冰冷的地上,面对着那十字架,却一无所获。捕鼠人的牧笛声随着维利叶的流水而来,无知的人永远不会醒悟。如此明澈悠扬的笛声,却难以穿透层层阴霾,进入的心里了。那个痴心妄想的孩子,好像还蜷缩在那角落里。那是我吗,是否那时便已经迷失。
是否那时,便已然痴迷。
始终,只是那个木匠之子罢了。一个与死亡为伴的木匠之子。
眼泪不住的落下,视野变得模糊不清,只感觉到热流划过脸颊。泪水落在血泊里,消失不见。
为什么不随他而去?
转过身紧紧抱住他。冰冷而又真实,仿佛可以将无尽的泪水都倾诉给他,可以包容下那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心脏从未如此跳动过,一如自己从未如此轻松的活过一般。
无名的鸟儿飞入教堂之中,落在耶稣像的肩膀上。
无尽的喧嚣都沉寂了,无数的思想碰撞失去了意义,无数的疑问都被推开。
最终,世界里只剩下那一年的皑皑白雪。雪地之中,身着白衣的孩子抬起头来,看着多年以后他可笑的模样。夕阳下,他是那么绚烂夺目。
鸟儿舒展着羽翼,飞向苍白的天空。
我爱上了死亡么?
如果是的话,那这一吻,便是我的救赎。
这一世,我一无所有。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终曲
#彻底崩盘的故事。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没了。

———————————————

#所谓后记
#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7篇)历时不知道多少天(2017.4.24~2017.5.07)
#最开始发在名朋上的来着
#这个过程中好像03是一模的休息时间写的,有点赶了所以是最不满意的,总觉得遗憾极了,所以希望之后有空了再重新写和穿小裙子的Tod共舞——和黑恶势力共舞。
#名朋的话是23Julien和47Der Tod,如果有意向的欢迎来(去)k然后一起来搞事情呀!
#最开始的主题应该是“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然后就感觉越写越偏x【终曲】是我自己写到07的时候后加的,比较文艺的表示,Julien(又)死了x
#吱吱真的超——可爱。如果有看的话就会发现,其实他比较稳x 后来想要拉回到原定剧情上的时候其实人物有点崩了,而且Julien的暴脾气也磨没了x可能是看上Tod以后见到他上蹿下跳气到没脾气。
#其实小裙子Tod是我写着写着突然灵机一动加出来的。可能剧情进展太快了在比较短的文字里展现了太对杂乱的内容了,很多地方还可以修缮。可是我懒…x
#记着,我们要守护吱吱,和他的兔牙。
#真的没了。
#谢谢能看到这里。

【Tod&Julien】终曲.06


#06

他没有多恐惧。
接下来相处的日子和平常也没有什么两样,他在工作的时候我就拿几本书坐在地上靠着书架或者在窗边翻看。有时候看见熟悉的人名还会指出来描述当初亲吻她的感受。
平淡没有起伏——我们都知道这不过是假象而已。
我知道他内心的挣扎和动摇,也感受到自己叫嚣的渴望。我曾站在他身后,顺着抚他的肩膀抚摸,再一路向下到他的胸膛,虽然很快就被推开,但在皮肉肌肤掩盖下的那颗跳动的心脏,鼓动着传递给我力量。

垂死挣扎。

他有野心和欲望,出身在底层的人民身份困不住他。有好看的外貌,我看着两位女士对他的追逐。他为此自豪。
命运的齿轮飞速转动,我看见那些逐渐模糊淡去的生机。
死亡终将把一切吞没,而他毫无所觉也…无能为力。

或许我应该找机会再和他跳一支舞。

总有一些事情在发生,他被封为骑士,在教堂挽起马蒂尔德小姐的手臂,我和他擦肩而过,黑色鞋跟无意踩过马蒂尔德小姐垂在地上象征圣洁的白色头纱,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送到侯爵手中的那封信是被点燃的导火索。他被怒火吞噬。
我抢先一步赶到德瑞纳夫人身边,她的嘴唇苦涩而冰凉,毫不抗拒的投入我的怀抱,我抱着她的身体半跪在地上,温柔的抚摸过她的脸颊和那盛开的血花。
Julien的眼神中有着不可置信和愤恨。
“我替您做了您想做的,不是吗?”
手指收紧将衣服捏出褶皱,站起身走到他身边,凝视着他的眼睛压低嗓音。
“您也即将投入我的怀抱,Julien,为什么不随我离开呢?”拉着他的手臂绕到他身后,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笑出声。
“死亡将把一切吞没。”

我想亲吻他。
我想他彻底属于我。


#这个Tod疯了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搞事搞事x对于连爱的凝视x
#小于连小于连,给个亲亲好不好x

#Der Tod By.吱吱
#Julien By.黎猫

【Tod&Julien】终曲.05


#5

我可以理直气壮的感到恐惧。
因为这么多年以来,在我的身边一直都有一个死神。而且,就在几天之前,那个该死的舞会上,我和他一起跳了舞。离得那么近,近到只要他微微颔首,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吻上我,夺走我的生命。
但是我躲开了。也许当时再迟疑片刻…罢了罢了。只是那理由,却连自己都欺骗不了。
我…我真的是因为恐惧那死亡之吻才躲开的么?
他的拥抱是那么真实,那一刻的归属感记忆犹新。他如同黑天鹅一般,舞姿曼妙,即使是马蒂尔德小姐也难以与之媲美。他黑色的礼服,远比那些贵族女子花得令人眼花缭乱的礼服朴素得多,但是,仿佛融入了月光,融入了夜色——这漫天繁星都成为了他的长裙。他琥珀色的眼睛,是那么的深邃迷人,那么的摄人心魄。
这种感觉,如此的熟悉又陌生。如同书籍之中的灵魂,发了疯的想要冲破纸张。撕咬,哀嚎,那股冲动却无法平息,力量无从发泄。像是黑暗之中困兽的挣扎——垂死挣扎。
或许这才是真正令人恐惧的东西。
望着烛火,注意力根本无法集中。满心都是与他共舞时的场景,不断的循环放大。我觉得我可以憎恨这见鬼的记忆力了。这一定是假象,一定是。感觉呼吸有些沉重,放下手中的笔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夜色。他大概,不会出现了吧。
念想一闪而过,却被他捕捉到了。身后传来脚步声,连忙转身。他从书柜之间走出来,仿佛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嘴角上扬,不知是何用意。他手里拿着一本书,竟问我可不可以借阅。
我可不是什么图书管理员!你怎么不去找市图书馆里的那些胖学士!要看就看吧,反正我大概完全没有正当的理由去否定他。
坐回成堆的文案之间,仿佛平静了不少,终于理清头绪,抓住自己以往的影子了。将文件一份份腾写整理,盖上德·æ‹‰ç©†å°”家族的火漆。
工作的空隙,抬起头时能看到他坐在窗边看书。他时不时会不由自主的笑出来,然后自言自语——或者是在跟我讲。比如这个人他认识,当初喜欢在花瓶里插上薰衣草,是在熟睡的时候离世的。或者,莫名其妙的来一句,这个人的妻子身材真好,嘴唇柔软而甜蜜。再或者看到谁之后忍不住笑出来,告诉我这个家伙死在了浴缸里。
我觉得我不应该同意借给他一本有关历史的书。
当所有的工作完成之后,再抬起头,他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有一些难以捉摸的小小的失落感,却不再感到恐惧了。也许,不觉之间内心深处接受了某一丝冲动的情感。也许,中了什么使人麻木不仁的咒语。
总之,那一夜出奇的平静。


#这只是一个小故事。
#第一人称视角。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OOC属于我,我能把死神吓跑x

#法革彩蛋 马拉之死

#Der Tod By.吱吱
#Julien By.黎猫

【Tod&Julien】终曲.04


#04

侯爵的宴会上Julien的打扮和以前不同,贵气逼人的倒是有了些上流人士的样子,携手一位少女在灯火打下的光芒中舞蹈。看起来不是很高兴,那个僵硬的笑容仅仅浮在表面。
但我的目的不是他。
收回视线挂上笑容向人群中的那位少女走去,站在她面前弯腰,伸出手抬头眨了一下眼睛,感受到她手指轻放在我掌心的温度,牵着她的手在唇边落下一个吻。

“我有这个荣幸邀请您共舞吗?”

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况且呼唤我前来的也是她。
鹅黄色裙摆绽放开和我的蓝色礼服相衬,搂住柔软腰肢,另一只手和她十指紧扣,令她倒在我怀中,身体勾勒出线条优美的弧度,她的眉眼在白皙的肌肤与栗色头发映衬下显得更加动人,一举一动皆带迷人风情。
可我要带走她,我们将共坠地狱业火。这是她的最后一支舞蹈,只和我共舞。
我向她靠近,她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羞涩与欣喜,脸颊两侧染上淡粉色。将她圈在自己怀里,动作轻佻的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上她的嘴唇。那双闪烁光芒的眼睛一点点黯淡下来。
甜入蜜糖。

这场宴会还在继续进行,Julien可能看见了什么,熟悉的目光扫过来令我多少有些不自在,我不想这么早就被他发现,稍微匆忙的带着少女的灵魂离开现场。
工作完成后的空余时间还能干点什么,参加侯爵的宴会是首选——当然要换一个打扮出现。领口繁复的蕾丝很好的掩盖了我胸口的缺陷,我想我现在看起来和一位女士没有太大的差别。
虽然也只有Julien能够看见我。

他并没有多讶异,这多少令我感觉挫败。
他从善如流的给我一个吻手礼,我也双手拎起裙摆恶趣味的盈盈下拜对他行了个女士的礼仪,双手相握裙摆划出曲线,扬起手臂放在他的肩膀上,鞋跟踩在地面上的声音重叠踏响舞曲。
在冷风伴奏下,契合的仿佛我们曾经排练过无数次一样。他已沉沦。
手臂绕过去搂着他的后背。只要我侧头就能够亲吻他,带走他的灵魂,令他属于我。
只属于我。

Julien的反应很迅速,他松开手后退几步看着我,眼神从迷茫到清明。他看过来的目光中还有疑惑,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我端庄着姿势,伸手按了按唇角看向他,手指因为过于用力的收紧骨节发白。
在这么多细微线索的指引下,他应该发现我的身份了。
我期待着他的反应。

#第一人称叙述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女装Tod和死亡之舞

#Der Tod by.吱吱
#Julien by.黎猫

【Tod&Julien】终曲.03


#03

巴黎。
美丽的姑娘把成束的玫瑰随意的置弃在地上,任凭马车笨重的车轮辗过化作尘埃。犹豫不决的人却将它们紧攥在手上,直到利刺划破皮肤,生命在血液中枯萎。
如此浪漫而美妙的巴黎。
在昏暗的灯光下,计算着账目。何其枯燥,只是相比面对一群吵闹的小孩子,大概好了不少。羽毛笔在纸张上飞快的划过,如果不是这写大大小小的数字的话,兴许会有谁把我当作哪个灵感如同流水的作曲家。尽快的完成了工作之后,仔细核查了一遍确认无误,便前去上交给德·æ‹‰ç©†å°”侯爵了。
侯爵正在筹备晚上的舞会。届时,大概整个巴黎的贵族都会到侯爵府,我基本上可以想象到之后资金出入的庞大的计算量了。令人激动的是,侯爵允许我作为宾客之一参加这场盛大的舞会——而不是一个服务那些贵族的男仆。
于是在好一番准备之后,在老管家的帮助下把自己打点得像一个贵族公子,少了几番脱不开的寒酸气。即使在人群中还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这一丝难以消除的间隔使得自己在偌大的舞厅之中宛如空气,以至于当那位小姐邀请我来跳舞的时候,一时经有些不知所措。
那是谁家的小姐,韦斯莱还是克里斯琴?谁记得住呢。她橘红色的秀发极长,烂漫的披散着。盘发上点缀着水晶饰品,在灯火下闪闪发光。伴她在舞池中央旋转着,仿佛使尽浑身解数让舞步不出差错。留心观察着身边,发现几个姑娘聚在一起不停的往这里看…多半这群姑娘们是串通好的,由一个跳舞跳得最好引我出来看我笑话罢。礼节性的笑容挂在脸上,让脸部肌肉都有些僵硬了。在人群之中忽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免有些诧异。
Der Tod…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再去看时,他又不见了。莫名的烦躁不安起来,还不容易一曲终了,谢礼之后便钻入人群寻找他。在人群的缝隙中寻得他,果然他金色半长的头发,在这一帮庸俗的贵族之间还是相当显眼的。可他在干什么?他在若无旁人的亲吻一个美丽的姑娘…仿佛可以感受到那姑娘眼中的光芒暗淡下去。连忙扒开旁边的侍者往那边靠近,却一无所获。就像是幻觉一样,变得无影无踪。
多半是我喝多了酒,着了魔罢了。于是便提早离场了,跑到高处无人的露台上,让微风拂在脸上吹散混沌的味道。
身后的脚步声靠近,转身所见果然是他。他的确是来了,却非作为一位年轻的公子,而是扮作了一个小姐。也不知是什么奇怪的乐趣吧,反正见怪不怪,他本身就是一个奇怪的人…一个奇怪的朋友。也由此,刚才定是看走了眼。不由得扬起嘴角,忍住笑意,故作姿态的单膝下跪给予他一个吻手礼。牵起他的手,在月光之下,伴着轻声的音乐舞蹈旋转起来。皮鞋鞋跟在地面上打出节奏,他黑色的舞裙翩飞着,如同黑天鹅的羽翼。望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眸,一时经有些沉醉失神。曲终,不知何时,已经与他紧拥在一起了。
如同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连忙松开手。脸上有些发热,手心里也全是汗。历来微小的细节逐渐重合凝聚,一个奇怪的猜想浮现于脑海。
Der Tod…
Death?

#这是一个即将上天的小故事。
#第一人称叙述。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视角是轮流来的因为最初是对戏。

#Tod视角 By.吱吱
#Julien视角 By.黎猫(也就是我。